九尾小说 > 暴脾气明星 > 第二百零五章 出院
  陈立感觉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明明一个好好的信仰纯洁的小老头,被自己搞成了这幅模样。

  有些事情,杰西卡并不知道,但是陈立可是完全知情来着,这份文件合约摆明了就是造假出来的好吧,虽然是很逼真,但是确实就是假的。

  但是这个东西假的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啊,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奥妙的问题了。

  也是怪陈立,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在小说里面配置插图的时候,这个郇山隐修会的标识符号是参照了一些神学里面的东西,一个三角形里面有着一只眼睛,寓意是上帝之眼的意思,表达的意思为“上帝”监视人类的法眼。

  陈立没有想到这个符号竟然可以跟那么多的知名人士都扯上关系,这个真的是巧合的一塌糊涂啊。

  看着一脸憔悴的老亨利,陈立又心软了,感觉自己又无法拒绝,只得郑重的结果这卷羊皮纸,然后拿起笔在上面异常恭敬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算啦算啦,反正这种事情自己也是没少做,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多一件少一件无所谓来着。

  花了不少的时间,总算是把老亨利给打发走了,临走的时候,他还是把那份羊皮纸给带走了,虽然陈立这个家伙是教主,但是这种文件一类的东西当然是放在资料馆或者档案室一类的地方来着,放在陈立身上,那真的是太不安全了。

  在病房里面躲了几天之后,陈立让人发布消息,说是自己手术很成功,并无生命危险,也开始去外面放放风来着。

  陈立在病房里面住了三天,外面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了,加上他自己故意让人传递的一些虚假消息,现在盯着他的人可是不少。

  没办法,一来呢,陈立这个家伙的受伤情况现在真的是有很多人在关注着,一个华国的着名演员、导演、歌手,在巴黎发布了一本小说,然后就直接被人刺杀,这种新闻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吸引很多人来观看的。

  而且陈立还曾经拍摄过了一部电影“飓风营救”,貌似讲述的就是巴黎发生的故事,这个城市似乎有点不安全来着,结果现在他自己遭遇到了。

  二来,陈立呆在病房里面也真的是太无聊了,这真的是待不住啊,每天都会有人过来例行检查,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这也就算了,主治医生已经被阿德里安打过招呼了,每次真的都是走个过场而已。

  但是这经常有人化妆偷溜进来,这个就是很尴尬了,有装扮成医生的,有装成护士的,有装成病人的,甚至还有装成保洁服务人员,哪怕陈立门口已经站着两位彪形大汉的保镖了,各种意外依然是层出不穷。

  在有几个特殊身份的人员进来探视的时候,门口的保镖会直接把门关闭,禁止任何人入内,但是平常没有什么人,陈立一个人在的时候,那就会放轻松很多了。

  所以这几天,陈立哪怕是没有什么事情,他也不能说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病床上,双眼无神的对着天花板。

  曾几何时陈立还是一个宅男的时候,他可以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很久,也不会说是觉得很无聊来着,但是现在不行了,再接触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之后,谁还愿意去当一个死宅啊,又不是没这个能力。

  而且现在陈立手头上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供他浪费,陈立曾经把高盛娱乐的那部电影的剧组给拉到巴黎了,但是他这边一忙起来,另一边就完全是顾不上了,加上重新整理拍摄场地又是一番大工夫,所以经过了一阵折腾,公费旅游了几天也就回去了。

  这个就是很尴尬,陈立还被柳韶涵给抱怨了一通,说他做事情就靠自己脑子想想,一点都不考虑实际情况。

  陈立听了之后也只能是笑着脸点了点头,没有办法,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去跟老婆大人顶嘴,这才是一个相当不明智的选择。

  陈立这边一放松,立刻就有大批的记者围了上来想要采访,其中不少还是国内跑来的,这可是第一手的信息,对于记者来说,这些可都是钱。

  一看这个状况不对,聚拢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自己这边只有两名保镖,人手严重不足,陈立马上做出了决定,杰西卡也是立刻开始大声喊了起来。

  “陈立先生刚治疗完毕,现在出院,需要休息,请所有人保持安静,陈立先生会回答五个问题,但是在回答完毕了之后,我希望你们可以让开一条路,让陈立先生通过。”

  不得不说,欧洲这边的记者还真的是比较讲素质来着,不讲素质也没有办法,保镖虽然只有两位,但是医院这边也是有很多的保安人员的,就刚才耽搁的那一小会,已经有不少保安围了过来了。

  如果真的是不答应的话,估计这些安保人员可以很轻松的开出一条道路,让陈立直接走人,这种时候可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陈立绝对可以直接走掉。

  一个嗓门最大的中年记者喊出了第一个问题,“请问陈立先生,你发布了一本小说“达芬奇密码”,请问这里面描述的故事是真实的么?”

  “小说只是小说,可以看懂这本小说的基本上也都是成年人了,他们有着自己的判断力,是否真实需要观看的读者自己来判断。”

  “陈立先生,您是真的被恐怖分子袭击了么?您认为巴黎这座城市是否还有安全感?”

  “额…….巴黎这座城市还是比较安全的,我这次纯粹就是走了霉运,遇见了几个借着宗教名义的暴徒。”

  “陈立先生,听说您身受重伤,差点就去见上帝了,请问这是不是您诋毁上帝的报应呢!”

  我靠,这明显搞事情好吧,“当然不是,我并没有诋毁上帝。”

  看见围观的人情绪又激动起来了,医院方面负责人也不管陈立刚才有什么答复了,直接示意保安人员上前维持秩序,让陈立先行离开。

  状况有点不对,加上又有了台阶,陈立也不在坚持回答五个问题的答复了,直接挥手,示意保镖直接先离开。

  杰西卡充当助理也是大声喊道,“陈立先生伤势刚好一点,需要休息,麻烦让让。”